聊天没有表情就失去了灵魂近60受访大学生表示无法逃脱表情

表情符号是牛小本的“盾牌”。 不好意思直接向喜欢的女孩表白,他发了一张表情包——帕特里克·斯塔的卡通形象友好地伸出了一只手,图片上的“交个朋友”四个字被划掉,变成了小“我们来吧”。谈论爱情”。 “这样,如果有人不同意,你可以回复一个表情包,当做一个玩笑,这样你们两个就不会太尴尬了。”

吴亚琨的最爱里,整齐排列着616个表情符号。 “调整沟通节奏”、“活跃聊天氛围”……数百个表情各司其职,充分满足吴亚坤不同场景下的聊天需求。 在她看来,表情符号有助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现在已经成为社交生活的必需品。

从网络第一个表情符号“:-)”到现在流行的“丽娜贝儿”,跨越了39年。 1982年,卡内基梅隆大学的法尔曼教授创造了笑脸符号“:-)”,为长期被文字字符“统治”的在线交流领域开辟了新的想象空间; 而横向表情符号“颜文字”的出现,让网络符号的表达功能更进一步。1999年Emoji接过接力棒,推动了从文字组合到图形的转变;2006年,“兔斯基”系列表情符号问世中国传媒大学动画系学生王卯卯创作的《表情包》,标志着表情符号正式进入“动感时代”。

随着网络上各种自制表情包的出现,表情包逐渐成为网络社交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报》对全国4351名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 结果显示,87.41%的受访大学生经常使用表情符号,10.25%的人有时会使用表情符号,1.79%的人很少使用表情符号,只有0.55%的受访者根本不使用表情符号。 使用模因。 近60%的受访大学生表示,自己无法逃脱表情包:“没有表情包的聊天就失去了灵魂。”

通过图像表达意义,表情符号已成为社交领域的“副语言”

初中时,牛小本就开始在聊天和社交网络评论中使用表情符号。 大学里有了自己的手机后,在线交流成为常态,表情符号开始“占领”他的聊天界面。 两年前,牛小本还在上大学。 当时他的表情清单都是带有黑色线框、“乱涂乱画”风格的图片,比如熊猫头、金馆长、简笔画、爆炸漫画。 大部分言语都是嘲讽和讽刺的。 “当时表情包主要是用来跟同学、朋友比赛,互相打架的。” 现在,作为一名研究生二年级的他,风格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以猫、狗、卡通人物等可爱表情包为主。 这是因为表情符号的种类越来越多,“也因为我年纪大了,到了‘装可爱’的时候了。” 与以前不同,他经常参加群聊。 现在他与导师和朋友有更多的一对一聊天。 这样的环境也让他无法像在群聊中那样“卖弄”。 表情包的“可爱风”逐渐取代了“犀利风”。

学者李伟在《中文网络语言发展研究报告》中写道:“表情符号是网络时代社交领域的副语言,它的出现和流行宣告了表情符号是人类作为灵长类动物特有的符号交流方式。 “一切的一切。方法已经从线下转移到线上。”

从台式电脑到智能手机,表情符号从未缺席。 中国青学传媒的一项调查发现,15.88%的受访者从小学开始使用表情符号,45.16%的受访者从初中开始使用表情符号,29.97%的受访大学生在高中出现表情符号,8.09%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在高中时期就开始使用表情符号。大学时期才开始使用表情符号。 。 表情符号流淌在各种社交场景中。 结果显示,72.72%的受访大学生会使用表情符号表达情感,63.57%的受访者认为表情符号方便表达友谊,60.49%的受访者习惯使用表情符号缓解尴尬。

今年大三的吴亚坤也是一位表情包的“老手”。 “可以追溯到中学时期,到现在已经有10多年了。” 回顾表情符号的使用历史,吴亚坤表示,他见证了表情符号的大众化和多元化。 “在我的印象中,3G时代表情包的加载速度很慢。4G出现后,加载速度变得更快,使用表情包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在她看来,互联网技术的更新迭代为表情包的变革提供了机遇。 基础。

刘汉波博士研究暨南大学教授指出:表情符号的发展和普及并非偶然。 表情符号的流行绝对不是一种偶然、随机的文化现象,而是技术的发展、媒体的演变、社会的世俗化所引发的权力的转变。 它的成长史与互联网的发展史密不可分。 甚至可以说,表情包的历史是互联网历史的一个分支。

以前总是在聊天中收集表情包的牛小本,现在获取表情包的渠道更多了。 当他在各个平台上看到有趣的图片和动画时,他会保存并上传到聊天软件; 他有时会为特定的亲人和朋友制作表情符号,例如“某某是最好的”。

当交互沟通的渠道打通、图像制作的技术门槛降低时,人们可以制作自己的表情包,并利用图文结合的方式构建意义更丰富、代入感更强的对话场景。 中国青学传媒的一项调查发现,76.21%的受访大学生曾制作过自己的表情包。

牛小本的一位同学是班上的“表情制造商”。 “他特别善于观察细节。 有时他会制作一些有趣的表情符号,比如用熊猫头表情替换同学的脸,添加他们的流行语,这些都成为班级收集的表情包。”

一图胜千字,既是“润滑剂”又是“圈子密码”

如果有一天所有表情包都下线了,沉心怡可能会接受不了。 她将表情符号视为在线交流的通用工具包。 她更看重表情符号的功能性而不是乐趣。 在沉心怡的理解中,表情符号是非语言交流的一部分,可以有效改善她在网络交流中的言语缺陷。 “有时候表达不够充分,为了避免对方误会,我会赶紧发个表情包。” 沉心怡的社交软件上有上百个表情符号,用来表达友谊,缓解尴尬的气氛。

中国青学传媒的一项调查发现,54.79%的受访大学生热衷于分享和收集表情包。 78.05%的受访大学生认为表情符号比文字更能表达情感; 64.49%的受访者使用表情来表达热情和善意,缩短社交距离; 62.58%的人将表情符号视为自己的“快乐源泉”。

“我太厉害了,请帮帮我吧。” 当牛小本向学长或同学求助时,他会附上一个自嘲的表情。 在他看来,过于严肃的语气并不适合熟人之间的聊天。 借助表情符号,你可以将“直白”的对话变成好兄弟之间的笑话。 “讲一些我通常不好意思说的笑话也没什么坏处。”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彭兰在《表情符号:密码、标签和面具》一文中分析,在基于表情符号的表演中,我们经常看到软化、夸张、伪装、敷衍等。表演。 情况。 其中,“软化表现”是指一些表情符号可以软化人的棱角,让人瞬间变得友善、踏实。 “大多数表情符号都具有动画风格,这使得它们具有自己的气氛调节功能,可以拉近双方的距离,营造亲切、轻松的交流氛围。” 中国青学传媒的一项调查显示,73.16%的受访大学生喜欢可爱类型的表情符号。

前段时间接受网络采访时,沉心怡感受到了表情包的“温柔魅力”。 采访者带着“狗头”表情发了一条冰冷的短信,“严肃的气氛瞬间被‘中和’了。” 她的紧张和压抑消失了大半,“整个面试过程轻松多了。” 沉心怡坦言,在全屏无声、没有肢体动作、没有眼神、没有表情的情况下,表情符号的气氛调节功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基于表情符号的交流往往成为一种文化考验和“接头”。 当双方发现他们共享一个共同的“密码”时,就会发生组识别。 牛小本见过一些Bilibili Up主制作了自己的表情包,喜欢的粉丝可以免费下载。 这些Up主在进行直播、发布视频的时候,自己的表情包会经常被粉丝贴在评论区。 牛小本的收藏夹里还有一些动漫界专门使用的表情包。 这些小表达作为“圈内人”的暗号,在小范围内流传。 “表情符号一般都是团员们熟悉的动漫人物,因为我们都知道表情符号上定格的瞬间发生的背景。如果我们能理解这些表情符号的含义,使用它们会更有趣”。

通过研究分析,彭兰发现,除了年轻人的整体文化属性外,不同的表情符号还可能反映出各个亚群体的文化。 “很多表情符号是在特定社区或群体中产生和传播的,或者代表了特定群体的兴趣和品味,也可能与某些群体的集体记忆有关。 因此,一些表情符号也承载着亚群体文化。 即使是90后、95后、00后这些年轻群体,在表情符号的使用上也会存在差异,不同文化取向的群体也会有不同的使用偏好。也有自己独特的小众表情包,“当你发现对方有和你同类型的表情包时,你会下意识地把对方当成自己的一员,感觉和你很亲近。”吴亚坤说。

扬长避短,表情包还有“无限可能”吗?

尽管认可表情包的功能性和趣味性,沉心怡仍然认为频繁使用表情包、“尤其是打斗图”等行为并不妥当。 “相反,会破坏通讯群里原有的秩序。” 在沉心怡看来,表情包的过度使用对于群里不参加“拼图嘉年华”的人来说是一种干扰。 “如果有刚刚发布的信息,很可能会淹没在表情包的海洋中。”

彭澜在论文中指出,“斗图嘉年华”就像一场以表情包为基础的“夸张表演”。 “有时候表情符号可能是对真实情绪的夸张,它和互动中的表现需求有关,很多时候这是为了在互动过程中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尤其是群体互动(比如微信群),有时甚至变成了一场秘密竞赛。”

吴亚坤也不同意过度使用表情符号。 “过多使用表情符号很容易导致信息沟通不畅,缺乏深入沟通,给人一种对方敷衍的感觉。” 吴亚琨在与学生组织的一名大三学生交流时,就曾遇到过这样的烦恼。 吴亚坤忍不住和师弟沟通此事后,得到的回复是“有表情符干嘛还要说话呢?” “我不赞成这种行为,表情符号不能取代文字作为沟通的主要内容。”

在沉心怡看来,使用表情包时需要考虑使用表情包的聊天场景。 “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此类问题更容易出现在代际交往中。 也许你的长辈不太明白。 你通过模因传达的意义。”

85.31%的受访大学生认为表情符号的表达方式比以前更加丰富。 谈及表情包的发展,沉心怡表示,表情包承载着时代的记忆。 人们甚至可以通过回忆过去的“热门”表情符号来窥见当时的社会热点。 “但是,游戏再好玩,时间长了也会变得乏味。为了更好地生存和发展,不断创新和规范表情符号的使用是非常有必要的。”

表情符号从网络走进了现实,来到对的场景,幽默感会加倍。 牛小本看过一个视频。 在一次拔河比赛中,一名队员制作了一个印有金导表情和熊猫头的面具戴在自己头上,引得另一队笑不已,毫无还手之力。

2018年,墨西哥举办了首个表情符号主题博物馆展览“Museo del Meme”。 展厅里,悲伤的青蛙、横冲直撞的漫画等流行的“鬼畜”表情被塑造成雕塑,一些草草勾画的图案和影视作品的截图被装进精美的画框里。 看着这些展品照片,有网友恍然大悟:“三星堆里的青铜器,可能就是古蜀人的表情符号?” 有网友也跟进:“也许几千年后,未来的人们会在博物馆展览中挖出(表情包)这些雕塑,他们以为我们是这个样子的。”

本次展览的主办方表示,他们为这次展览准备了10年,而这10年也是社交网络繁荣的10年。

牛小本亲眼目睹表情包走在开满鲜花的路上。 “如果能把这十年来表情话语的变化精心整理出来,做成一个展览,比如哪一年流行了哪些‘表情包’,哪一年哪系列表情包最受欢迎,那我会一定要去看看,一定充满回忆。” 在他的想象中,他或许自始至终都在感叹:“这不就是当年的样子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牛小本为化名)来源:中国青年报(2021年12月13日第0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