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大强表情包刷屏我不在乎版权

日前,国产剧《都挺好》受到广泛关注,其内容引发社会对家庭问题的讨论。 剧中的父亲角色“苏大强”成为新晋网红,一组表情包也在朋友圈刷屏。 姚晨、陈坤等人都喜欢并使用过它。

大烟袋、黄马甲、皱着眉头的表情,配上“我想喝手磨咖啡”、“我有什么脸活!”的经典台词……截至发稿,这个组合由微博用户“马里”3月15日发布的表情包“敖小黄”已有超过2万次转发和点赞。

30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这套表情包的微博作者“马里奥小黄”。 她叫刘倩,是一位80后妈妈,全职在家画画。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剧中的角色苏大强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创作时,她连草稿都没写,“只是画了几张图放到网上,没想到竟然火了。”

“苏大强”系列表情包走红网络后,应网友要求,刘谦先后为剧中人物“苏明哲”、“苏明成”、“苏明玉”创作表情包,也获得了好评。很受欢迎。 有人指出,一套图片宣传费就要几千万? “但我还没赚到钱,”她说。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表情包中的“苏大强”不仅被网友发现描绘当下心情的神奇效果,还成为电视节目和商业广告的“最爱”对象。 苏大强的表情包风靡各行各业,被各行各业“变来变去”。 刘倩说她根本控制不了。 “被侵权我并不觉得难过,只要大家喜欢就行。”

谈创作

看这部剧纯属巧合,连草稿都没打。

新京报:为什么要把剧中的“苏大强”这个人物画成表情包?

刘谦:我很少看电视。 三月初,因为发烧,重感冒,在家休养,正好看了这部国产剧。 看完第一集,感觉倪大红老师饰演的“苏大强”既搞笑又搞笑。 当时看完一集就试着画了几张。 速度很快,连草稿都没打出来。 我画完了9张图并将它们发布到互联网上。 没想到会这么受欢迎。

我是动画专业的学生,​​一直有画“同人表情”的习惯(利用原作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故事情节或背景设定进行二次创作),比如海王星、神奇女侠、复仇者联盟等等,看完电影我想画一点。

新京报:你画一幅画需要多长时间?

刘谦:画一幅作品大约需要1到2个小时。 除了“苏大强”之外,其他人物都没有画稿,都是直接画出来的。 这主要得益于常年的基本功。

新京报:在创作过程中,网友们似乎给了你很多鼓励。 这是你继续为剧中其他角色创作表情包的动力吗?

刘谦:对,大家一直在催新图,一直坚持这样画。 当有人催促我时我很高兴,这意味着我有一个人关注我。 本来只想画“苏大强”,但是很多人留言想看别人的。 除了“苏大强”和“保姆”(也是剧中人物)是我动画化的以外,其他的基本都是网友要求的。 “苏大强”不用说,“保姆”是我看了预告片之后画的,觉得很好笑,就又画了她。 如果画不及时,大家都会觉得太慢了。 如果能和电视剧同步上映,那么网友们一定会点赞的。

新京报:你以前画过其他电视剧人物的表情吗?

刘谦:很少。 几年前,我画了《屋顶的王子》(韩国SBS电视台2012年制作的穿越剧)。 继续画画。 其实我平时很喜欢看电影,偶尔也会画一些影迷,但大多没什么影响力。

说说剧情

我的心情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变化,最后也深深地投入到剧情中。

新京报:第一个“苏大强”表情包发布时产生了哪些影响?

刘谦:当我在网上发第一张图的时候,我已经画了很多图了,所以我想先发一下,测试一下网友的反应,是否会引起共鸣,大家是否喜欢。

我画画已经很长时间了,但不太受欢迎。 在我发布第一个表情之前,我很害怕。 我担心如果我一次将它们全部发布,它们将永远丢失。 后来真没想到人气还不错,就陆续发出了很多图。

新京报:你个人最喜欢哪个角色表情?

刘谦:你别再冒充“苏大强”了。 他忍了很多年,然后猛然醒悟,感觉自己的性格被生活压垮了,不折腾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就我行我素,敢爱敢恨。 这也是我创作苏大强表情包系列的初衷。

新京报:您对剧中“苏大强”这个人物有何理解?

刘谦:我觉得“苏大强”一辈子都是个窝囊废。 妻子去世后,他的精神受到刺激,以至于做了很多夸张的事情。 一个压抑已久的人突然爆发了,想要任性一时。 过了这么多年委屈的生活,他需要一个大反弹来弥补这么多年的痛苦。 起初我觉得他很有趣,后来我觉得他有点可怜。

新京报:所以你画这组表情的时候,你的心情也随着剧情的发展而变化?

刘谦:当时我的心情很不稳定。 到了电影的最后,一切都完全反转了。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当我画最后一幅画时,我是怀着感动的心情画的。 画面非常美丽。 主要是想展现父女俩在一起的温馨画面。 我之前画的是喜剧风格的。 因为看到结局后我开始怀疑人生,我意识到这部剧是一部悲剧,我觉得我以前不应该这样画,而且我画得那么欢乐,说明我在剧中。 。

谈论流行

当它火遍网络时,我感觉我“遇到麻烦了”

新京报:你刚创作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套表情包会这么受欢迎?

刘谦:我当时就希望它能火,但没想到这么火。 后来我觉得这张图在网上到处都是,有点像一场灾难。 毕竟这是同人作品,全国各地的商家都在使用。 我感觉电视剧制作方会生我的气,或者可能会出现版权纠纷什么的。

新京报:你画的“苏明玉”表情被姚晨工作室转载,陈坤也在苏大强的微博上发布了配图。 对于自己的突然走红,你有何感想?

刘谦:画粉丝作品最重要的是引起共鸣,我想我已经做到了。 我画它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节目。 我发自内心的画出来了,还被明星转发了。 我当然很高兴。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肯定和鼓励。

新京报:走红后你的生活有变化吗?

刘谦:目前还没有太大的变化。 只是身边的朋友经常发消息,说是通过新闻媒体看到我的画,才觉得我可能真的很“火”。 现在很多公司都想让我画新剧宣传,但我还是想画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我现在正在为《权力的游戏》画画。

新京报记者:关于版权问题,“苏大强”表情包已被外地多家商家使用,有粉丝公开呼吁为您“保护版权”。 你怎么看呢?

刘谦:我画的是粉丝,所以没有想太多。 不过,表情包确实起到了电视剧的宣传作用,很多人留言说是看到我的表情包才看这部剧的。 但我认为这是一种互补的关系。 如果没有这部剧,我就不会红。

至于版权问题,我也不太了解,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我想大家都喜欢这套表情包,所以才会去使用它,去改编它。 我希望能有一些宽容。 如果有问题可以提醒我,不用追究太多。

新京报记者李一凡、实习生曹梦怡

来源Ph”>